首都体育学院学报:香港激进分子蒙面攻警车

文章来源:米尔网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2月10日 13:14  阅读:5749  【字号:  】

数学老师拿着试卷一脸严肃地站在讲台说:这节我们讲上周的考试试卷,不该错的还做错,就要受罚!说着扬了扬手中的武器教鞭。

首都体育学院学报

每天早晨我就早早的起床来到训练场,老师先教我们运球的方法和技巧:低运球、高运球、边跑边运球、原地运球和胯下运球转身、背后运球变向等等,老师边讲边给我们做示范。老师又开始教我们三步篮、定点投篮等,老师说:投篮有左手扶着球,右手托着球,再投篮框……我按老师说的去做,投中率要比以前高多了。每次训练快结束时老师还安排我们抱篮跑步比赛,我跑步还不错,可以跑得过我的同学。我抱篮时有一次差点砸在我头上了,还有一次差一点被人撞飞了。有时老师还教我们连环投篮等各种活动十分有趣。

当我踏进医院的大门时,我的心里就开始砰砰直跳,我心想:医生会不会把我的多生的牙拔掉呢?拔牙会不会很疼呢?拔完牙会不会流很多血呢?我是不是会变得很丑呢……想着想着,我和妈妈就来了牙科诊室,见到了专家刘大夫。我说了一句:大夫你好!刘大夫笑眯眯的对我说:好孩子,你就是你妈妈打电话说话的那个孩子吧!是那赶快过来吧!让我看看你的牙。于是,我坐到躺椅上。只见大夫拿起治牙的工具,开始给我检查牙齿,只听见严大夫对我妈妈说:她这个多生的牙必须拔掉。我吓出了一身冷汗。大夫我这颗牙不拔不行么?这颗牙必须拔掉,否则就会影响后面的生长。哎,没办法了,只好把掉了。只见刘大夫拿了一个注射器和一把不锈钢的大钳子。我急忙说:大夫,您这是要干嘛呀?要给我打针么?不,不打针,只是再给你拔牙之前,打一针麻醉剂,以减轻你的疼痛。我闭上眼睛,刘大夫开始给我往牙龈上注射麻醉剂,我忽然觉得嘴鼓起来了,话也不会说了,这是怎么回事呢?吓死我了。刘大夫见了,就跟我唠起了学校发生的事情。我知道,他这样是为了减轻我的心理压力。刘大夫一边嘴里说着话一边对我说:好了,拔下来了,你觉得疼了么?哎,还真不疼!孩子用牙把药棉咬住,以免流血过多。哎,终于拔完了,虽然拔牙只有短暂的几分钟,但是对我来说却是如此漫长。

不但如此婶婶也对我非常好。记得有一次我们去买衣裳,那时我非常饿,婶婶看到了亲切地说:〞我想吃什么?〞我说:〝我不饿不用吃了。〞突然婶婶带我去吃面条,吃完了后我高高兴兴地回家了。我每天都在婶婶家吃住,每天跟着婶婶像一个〝跟屁虫〞。婶婶一点都不闲烦。婶婶对我好吧,像慈爱的妈妈。我说婶婶不一样,是因为她对我不一样哦!这就是我的婶婶。




(责任编辑:童黎昕)

相关专题